有几点值得注意的是,与两家公司数千名员工相比,花时间回答这项调查的受访者数量相当少。它可以被视为员工情绪的一个指标,但可能不应该被视为代表大多数员工。

周一,巴菲特终于承认,“在卡夫亨氏一事上,我犯了一两个错误。” 但巴菲特依然认为,